精品都市小说 非洲酋長笔趣-第四百九十章 安保閲讀

非洲酋長
小說推薦非洲酋長非洲酋长
“……”
卡特罗作为卡奈姆西部重要的工业城市,特别是酒店所在的区域,入夜后也颇有人灯红酒绿之感。
沿街稍显昏暗的路灯,但在黑夜的衬托之下,仿佛璀璨的珠链遗落人间,也映照出酒店外的街巷里,隐隐绰绰的窈窕身影在晃动。
虽说约鲁巴女性的黢黑肤色以及劣质香水无法彻底遮掩的体味,成为华人从心理上难以跨越的一种障碍,但年深日久、难以排遣的寂寞以及这迷魅的夜色,则像汹涌而至的山洪,将那看似坚固的障碍摧垮掉,从而从内心深处感受到一种难以抑制的诱惑力在眼前飘荡,挥之不去。
降临在海贼的天魔
坐在车里,董成鹏有意无意的打量车窗外、站在街边这些异域异色的庸脂俗粉们,内心有抑制不住的躁动,但他内心的烦恼更多。
短短半天多时间的接触,他能清晰的感觉到梁远也好,郭建也好,在韩少荣面前说话以及神色,对他都有非常明显的防御性。
在韩少荣亲临非洲之前,他没有这种感觉,或者说梁远、郭建表现不是很明显。
他们这时候坐车是赶往卡特罗钢铁厂中方运营团队的生活区,韩少荣与余晋杰要去慰问派遗非洲坚持工作近三年的员工们,他自然要陪同。
董成鹏不直接负责西海钢铁及卡特罗钢铁厂的工作,平时跟运营团队的接触有限,但基本情况还是了解的。
最后留下来的派遣员工,或多或少都获得西海钢铁的股份。
这些股份所对应的市值,相比较韩少荣、余晋杰的身家,可谓是沧海一粟,但三五百万乃至上千万港元的市值,也是普通人所羡慕、值得花费数年、十数年青春或拼搏去努力追求的财富。
即便派遣员工跟新钢联脱离关系后,都划入根脚更浅的西海钢铁,归国之日也遥遥无期,但绝大部分人都还感到满意——不满意的人要么已经回国,要么跟随张朝阳跑去贝宁建设科托努钢铁厂去了。
这次余晋杰、韩少荣跑过来慰问派遣员工,也不是空手而来,带来电脑、游戏机、点唱机、麻将桌等一批生活娱乐设施,会面自然是热烈友好、也赢得好几阵热烈的掌声。
然后就又赶回酒店——董成鹏觉得余晋杰、韩少荣的慰问有点蜻蜓点水,没有深入进去,几乎是送过东西,讲几句话就走,但他也没有立场建议他们做更多。
中午时布哈里总统办公室的官员以及卫队负责人提前赶到酒店,对奥约州警察司令部的工作并不满意、放心,下午接管了酒店的安保工作。
夜里出酒店没有什么,但再回到酒店,包括保镖乘车在内,前后三部车在大门口被拦下来。
背着自动步枪的军警围在车前,进行严格的盘查,这是在国内绝看不到的情形才得以进入——董成鹏看到韩少荣、余晋杰都感到不耐烦。
作为整场活动的承办方核心人物,竟然没有受到丝毫的优待,换谁心里都不会舒坦。
好不容易盘查过,三部车缓缓往酒店内部驶去,董成鹏从后视镜里看到大门口的军警还警惕的盯着他们的车,而韩少荣眉头还皱着,说道:
书山有路耀门楣 玉在匣中
“诺奎湖庄园袭击案的影响还没有消退,明天布哈里总统要赶过来,风声鹤唳些也很正常。事实上,这两个月来,几内亚湾沿岸都挺草木皆兵的,各大安保公司都纷纷提高服务价格——这些安保公司,也都是吃肉不吐骨头的主!”
坐副驾驶位的梁远从后视镜里看了董成鹏一眼,眼神里有些许凌厉。
董成鹏没有理会梁远眼神里的不满或者说警告,但他没有再说什么,而是从所坐的最后一排,看着坐侧前方的韩少荣的反应。
诺奎湖庄园袭击案影响既大又恶劣,加上德古拉摩暴力治安案件,许多海外公司争先恐后的加强安保,然而这一地区有资质提供安保服务、信誊好、实力强的安保公司,就那么几家。
一方面安保服务供不应求,另一方面安保公司自然也都纷纷提高装备及人手规模、训练强度,相应所提供的安保服务价格也就水涨船高起来。
科奈罗湖沿岸的园区、港口以及内部的诸多工厂、宿舍,基本上都是由科奈罗安保公司提供额外的武装警卫,这次仅仅将新增加的人手、设备等照实算入报价里进行适当的提高,没有漫天开价。
在科奈罗湖之外,倘若有公司、富豪或政要人员想安保公司提供服务,这当口就得做好吐血的心理准备了。
卡特罗钢铁厂这边,梁远、郭建从来都对当地人、当地安保公司不够信任,害怕他们里外勾结。
在卡特罗钢铁厂在被勃索铁矿的矿工骚扰大半年期间,还多次发生闯进打砸事件,有华人员工被打伤。
而每有冲突发生,大多数的当地员工都袖手旁观,甚至还有个别员工跟闹事的矿工勾结乃至趁乱偷窃。
当地人还能值得信任吗?
之前是张朝阳分管卡特罗钢铁厂事务,他手下的团队具体负责执行,遵照张朝阳的思路做事,卡特罗钢铁厂都是聘请国内的一家安保公司做内勤警卫,聘请当地的一家安保公司做武装警卫。
之所以如此安排,主要也是国内的安保公司,属于国资控股,遵照国内的有关规定,不允许在境内装备枪械。
等到张朝阳跳槽去天悦,梁远正式出任西海钢铁董事长、陈如豪跟他搭当,梁远就力排众议,想着解除与原安保公司的合作协议,与一家名叫康恩斯的英国安全服务商谈合作,想这家公司为卡特罗钢铁厂提供全面的武装警卫。
磋商期间,恰好诺奎湖庄园袭击案发生,康恩斯安全顾问公司直接大幅提高协议价格,卡特罗钢铁厂倘若全盘接受,每年需要支付出的安保费用就高达两千万美元。
目前只能通过状况糟糕的公路,将每年将上百万吨的铁矿从勃索铁矿运入卡特罗钢铁厂的炼炉,运费成本相当惊人,要是再算上每年额外支付这么高的安保费用,卡特罗钢铁厂不仅看不到有丝毫盈利的可能,甚至还要承担相当程度的亏损。
董成鹏作为华茂非洲办公室总裁,主要代表华茂兼任弗尔科夫石化集团董事。
我有座修真试炼场
而韩少荣除了让陈小平兼任西海钢铁的董事外,并没有安排董成鹏兼任这一职务,更没有直接到卡特罗钢铁厂兼任职务,主要也是为了照顾梁远的情绪,表示没有对他及陈如豪进行制肘的意思。
照道理来说,董成鹏不应该对卡特罗钢铁厂及西海钢铁的事务指手划脚,有什么意见也应该私下里找韩少荣沟通,但他还是当着余晋杰、梁远、陈如豪等人都同坐一辆商务车的面,想将安保问题提出来。
这主要也是董成鹏他心里很清楚,除了韩少荣及华茂能够依靠之外,东盛那边他已经回不去了。
即便韩少荣将他打发到德古拉摩来,他心里并不是乐意,但他还是想着尽力将非洲的事务处理好,以赢得韩少荣的信任。
董成鹏真正想提的建议其实很简单,就是卡特罗钢铁厂之前受矿工冲击的问题,不在安保力量足不足够,特别是现在已经从更高层面、彻底的解决掉跟勃索铁矿及矿工间的矛盾,就更没有必要额外花费那么大的代价去更换英国的那家安保公司。
当然,董成鹏不是私下没有跟韩少荣建议过,但韩少荣没有给他回应,他认为韩少荣应该是担心梁远闹情绪,又或者说韩少荣找梁远谈过这个问题,但梁远坚持既有的主张。
董成鹏觉得韩少荣不应该太用在意梁远的想法,又或者说他应该主动替韩少荣背这个祸,以便韩少荣能更容易做出对华茂有利的决策,所以他才想着在这个节骨眼上直接再提这个问题。
郭建跟董成鹏并排坐在商务车的最后的角落里,借着透进来的路灯光窥着董成鹏、梁远以及韩少荣等人的脸色。
虽说梁远没有跟他交待——梁远肯定不能什么事都跟他交待——但梁远坚持要聘用康恩斯安全顾问公司为卡特罗钢铁厂提供全面的武装警卫,他就暗中调查了康恩斯安全顾问公司的资料。
康恩斯安全顾问公司很干净,也看不出跟埃文思基金会有什么关联,但联想到梁远跟莱恩.福蒂斯那次谈话,郭建心里是不相信事情真有那么简单。
当然,郭建有些事看在眼底,却知道装糊涂的道理。
这时候董成鹏横插一脚要搅黄安保公司的事,他就想看梁远如何应对。
自从参与梁远跟莱恩.福蒂斯那次谈话后,郭建以为他已经跟梁远站同一条船上了,但西海钢铁给运营团队股份,他想正式进入西海钢铁,并作为运营团队的一分子拿一部分股份,梁远却没有帮他争取。
即便梁远事后安慰他多次,但都是口惠而实不至,他心里多少有些失望跟沮丧。
所以他现在也是袖手旁观,不想主动去替梁远针对董成鹏,哪怕董成鹏很可能是曹沫的人。